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正文

郎平:下定决心要退休 自己都不知道要去北师大

2021-08-08 8:11:26

近日,中国女排主教练郎平接受采访,坦承东京奥运会后自己已经下定决定要退休了,但并不会搞什么告别仪式。

主持人:这次东京奥运会最戏剧性的一刻出现在打俄罗斯那场比赛中?

郎平:当时朱婷、张常宁、王媛媛三个人都在前排,特别是两个强攻点,一个朱婷、一个张常宁,怎么着也不会卡,但是就卡了。这个时候我们两次暂停全用了,真是够寸的,那时候如果有那种坚定说我来、给我、玩命往上。张常宁肯定能下,张常宁没下,这个朱婷应该下,等待有点多。

主持人:您这么多年的职业生涯里看到过非常多的场景,危急时刻的起落成败,还是超出您的感受的经验?

郎平:真的是,比赛打少了,强队特别艰苦的球打的少了,大家对这种困难情况下的比赛节奏很陌生。我们这些年轻运动员的路还是比较平坦,世界锦标赛拿到奖牌,世界杯又拿了冠军,真正逆境当中反超过来的少了。一旦球场上发生以后,应变非常难,说中国队慢热,也有这个意思。刚开始说把意大利拼下来,阿根廷拼下来还有希望,比赛以前一看,俄罗斯3—0赢美国,那我们小分一看就算不了了,都3—0赢也没有希望。

主持人:她们当时精神上会有一点难以接受吗?

郎平:那肯定的。我们正好在准备活动,几个队员当时就掉眼泪了。但我们还是要求队员做好每一天,你得要学会承受、学会面对。这毕竟是我们自己打的,这个结果你不能怨天尤人。关键是我们自己没做好,所以现在我们还有两场,要把它做好。包括最后一天我们打阿根廷,训练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大家士气挺高的,而且我们这些陪打教练都是在给她们加油,不能放弃!越是这样,我们球队的团结,一个球队受到这样的一个连败,没有人泄气,没有人说泄气话。大家真是在承担,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队风。这个球队还是这么团结向前看,我觉得早晚有一天还会冲出来。

主持人:这就是这个队的魂?

郎平:就是队风。不敢说大风大浪经历了很多,其实在这个时候就是要冷静,另外一个要接受,我觉得这两个字是很重要的。后悔这个词不要说,问心无愧,只是说在你场上的时候怎么没有发挥出来,这个需要总结。我觉得排球,当然我们做专业的,它有学不完的东西,你总是在学习当中在实践在成就,你就看着队员一批批的取得冠军也好,你就看他们开心的样,你就觉得特别有成就感,后面已经不是说自己要成就什么,就是看运动员一批批这么开心,一批批这么成长,它是一种瘾,就是有点过瘾。

主持人:您这八年里头要是突然一下子闭上眼睛,最快乐的画面是什么?

郎平:看队员在场上特别艰难的比赛当中去取得胜利,我觉得太棒了,哎哟,觉得是一种欣赏,而且这个球打的真是无与伦比。

主持人:现在要归零了,要重新开始下一个阶段,你觉得真的能够停的下来吗?因为前面都是急速前进的人生。

郎平:一直不回头看,往前奔跑。这两天我在总结,我想慢点慢点,你是不准备干的人还在去分析什么?我自己脑子里面是两个自己说你还要不断地寻找这种刺激,但是它是一种惯性,比赛完了要总结,看看哪儿不对,比赛打得不理想,打得不好,我们要把它总结好,总结好交给下一任,这叫完美收官。

主持人:最不舍得是什么?

郎平:不舍得,我没啥不舍得,就说再干也干不下去,真的太累了,主要是现在这个年龄恢复起来体能、精力特别得慢,真的是咬牙坚持。

主持人:累到什么程度,最累到什么程度?

郎平:腿肿,觉得真撑不下去,不行,还要撑下去,既然你承诺了,不管多困难都要去做,其实有时候就是这样的感觉。我有时候跟队员说,大家别后悔,问心无愧,去拼吧。

主持人:您上次就说,你们放开打,责任都是我的,可是我觉得特别难以想象一个人如何能承担如此之大的责任带来的压力。

郎平:这个是主教练必须的,不管你是练的不好你得承担责任,你得想想怎么不好。

主持人:您怎么疏解自己的压力,你有崩溃的时候吗?

郎平:比较少,有时候心情不太好就跟赖导、安导我们一起聊,有时包括一个技术难题解决不了,为什么练这么多还没解决或者解决的效果不好的时候,我们教练会凑到一块儿去研究,甚至吃饭的时候我们谈的全部都是训练,每一天都在复盘,今天这个环节不好,或者哪一天我们觉得今天终于见到效果了,我们都会特别的高兴。其实大家都是在一起研究,一起分担。

主持人:您想过来一个告别仪式吗?

郎平:这是早晚的事情,咱不能说隆重开一个什么会,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

主持人:你是特别要消解煽情仪式的那种人?

郎平:搞这种仪式干吗,什么话不能说绝,我这人老犯这毛病,我们家人都放弃我了。我绝不说这话,不办这个仪式。

主持人:这次决心下准了吗?

郎平:应该是下准了。

主持人:中间变卦了好多次,给家人的承诺一次一次被推翻。

郎平:我们家人可逗了,我这个时候真是要休息,实在是太累,干不动了。我姐说你确定吗?因为我说了太多次了,最后一转身又走了。我姐说我们已经习惯了,你看着办吧。我母亲也是,你别问我,我每次问,妈你觉得怎么样?我妈说这事你别问我。她知道再给我什么样的答案,最后还是按我自己的想法去做。我就问问你,我试探她。我们家人对我完全没有信心了,自己看着办吧。

主持人:网上传有消息说您要去珠海任教,我看有一个网友说得特别逗,郎指导教体育我体育一定能及格,下面有具体的计划了吗?

郎平:还没有。我也看到这个文章了,很多朋友问我,你要去北师大上课?我说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主持人:隔离之后第一件事先做什么?

郎平:先回家。看看家里人,吃吃饭,然后我女儿都等不及,问妈你什么时候回来看我?在奥运会的十几天一个电话没打,根本顾不上,当然我女儿也知道,妈妈很忙,妈妈现在事情比较多。她也不打搅我,包括给家里都没有,一个视频都没有。我们就是回到这儿,这两天隔离了,才开始聊天。最幸福的一件事就是每天睡到自然醒。

主持人:有多少年没睡过好觉了吧?

郎平:可不是嘛。

主持人:睡到自然醒。

郎平:真是。

主持人:您比上次瘦了?

郎平:省得我减肥了。


整理:留园网